因新冠疫情影响 伊朗军方取消国家军队日阅兵仪式


不过在几分钟后,面对记者的追问,特朗普又有些“软化”,他告诉记者他正在“调查此事”(looking into it),并承认目前全球大流行“可能不是”(maybe not)冻结世卫组织资金的最佳时机。

尽管世卫组织承认,旅行限制“可能在疫情遏制开始阶段有公共卫生方面的理由,因为它们可能使受影响国家得以实施持续的应对措施,而不受影响国家则有时间启动和实施有效的防范措施。”

另据人民网消息,世界卫生组织网站显示,截至今年2月29日,美国仍然拖欠2019年世卫组织会费,拖欠比例超过70%。美国还应在今年1月1日前缴纳总额约1.2亿美元的2020年会费,但至今分文未付。

“政客”新闻网毫不客气地指出,特朗普最初的旅行限制和政府随后的行动都没有让这些限制随着情况的改变而调整。

其实早在今年2月,正值全世界共同抗疫的关键时刻,美国白宫却在向国会提交的2021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中,提出将对外援助资金大幅削减21%,包括大幅削减提供给世卫组织的经费和全球卫生项目拨款,削减幅度分别达53%和35%。但美国媒体CNBC认为,在目前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情况下,国会不大可能批准如此大幅的预算削减。

自疫情在美国蔓延以来,特朗普一直在一片批评声中坚定地夸赞自己应对有方,最常拿出来举例的事就是自己一月底禁止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美国,并对从湖北回来美国公民进行14天隔离。尽管如今的现实证明,这方法没有阻止病毒在美国传播,但特朗普却一直认为,自己这是明智之举。

随着疫情开始在美国国内扩散,政府没能对病毒进行大规模检测才是其早期应对措施中最受批评的方面。此外,特朗普还一直试图淡化病毒的威胁。

按照规定,若非在芭提雅居住或工作,将不再允许进入芭提雅。所有进出芭提雅的居民必须按要求填写申请表,并提供相关证明函件,供各检查站检查。除此之外,所有在芭提雅的居民外出必须佩戴好口罩。

“总的来说,有证据表明,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期间限制人员和物品的流动,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效的”,这些措施可能会“中断所需的援助和技术支持”,并“扰乱业务”。

当记者问美国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有关世卫组织的问题时,特朗普还插话说,福奇“尊重世界卫生组织,我认为这很好……但他们确实给了我们一些相当糟糕的指示。”